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暮色夕阳的博客

暮色苍茫 丹阳耀金 落日余晖 彩霞织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敬纸: 苏轼的觉悟  

2015-05-07 10:38:19|  分类: 古今人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背時季老頭《敬纸: 苏轼的觉悟》

敬纸: 苏轼的觉悟

        夏天的赤壁是浪漫的,深秋的赤壁却是寂寥的。虽然如此寂寥,可是苏轼的《后赤壁赋》却还是那么禅机深邃,曲径通幽。

    历来认为《后赤壁赋》只是前赤壁赋的补充,在我看来,《后赤壁赋》比前赤壁赋更加高深,耐人寻味。看一看苏轼的经历,这篇赋仿佛是他对自己的预言。

    神宗元丰七年,苏轼离黄州,奉诏赴汝州就任。长途跋涉,旅途劳顿,苏轼幼儿不幸夭折。且路费已尽,加上丧子之痛,苏轼上书朝廷,请求暂不去汝州,先到常州居住,被批准。当他准备南返常州时,神宗驾崩。

   年幼的哲宗即位,高太后听政,以王安石为首新党被打压,司马光重新被启用为相 。苏轼复为朝奉郎知登州(今山东蓬莱)。四个月后,以礼部郎中被召还朝。在朝半月,升起居舍人,三个月后,升中书舍人,不久又升翰林学士知制诰(为皇帝起草诏书的秘书,二品),知礼部贡举。

    当苏轼看到新兴势力极端压制王安石集团的人物及尽废新法后,再次向皇帝提出谏议。 苏轼至此是既不能容于新党,又不能见谅于旧党,因而再度自求外调。他以龙图阁学士的身份,再次到杭州当太守。

    元佑八年,新党再度执政,苏轼再次被贬至惠阳(今广东惠州市)。而后又被再贬至更远的儋州(今海南)。后徽宗即位,调廉州安置、舒州团练副使、永州安置。 1101年(元符三年)大赦,复任朝奉郎,北归途中,于1101824日(建中靖国元年七月二十八日)卒于常州(今属江苏),享年六十六岁。葬于汝州郏城县(今河南郏县),御赐谥号文忠(公)。

    当苏轼在深秋季节要去游览赤壁时,要鱼得鱼,要酒有酒,似乎人生的境遇开始发生转机。江水减小,露出断岸千尺,经历风雨洗礼的山显得高了,高高在上的月亮却显的小了,水落了,坚忍的石头就露出来了。才相隔多少日子,江山的原貌就认不出来了。这不就是在说苏轼自己吗,新党的冲击,把断岸埋没,把高山冲刷,把石头掩盖,可是当新党势力减弱的时候,自己就显得高了,高高在上的大官却小了,真相大白,水落石出了。当神宗驾崩后,苏轼的境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真正的水落石出了。可是正当苏轼履巉岩,披蒙茸,踞虎豹,登虬龙的时候,却发现,虽然在高位可以一呼百应,风起水涌,却让他既悲且惧,凛乎其不可留也,不能在顶峰停留。事实证明,新党再度执政后,苏轼再次被贬,而且贬得更远,这是他恐惧的结果,也是他悲伤的缘由,所谓物极必反福祸相依,到达顶峰就意味着衰落的开始。

       当苏轼看透了官场,看透人生的时候,最好的生存方式就是顺其自然,如舟行于水,放乎中流,听其所止而休焉,任凭它漂流到哪里就在哪里停泊。可是这样的生活是寂寞的,如二客不能与之攀岩登高一样,这样的生活只有孤鹤为伴。当苏轼放下了世俗的行乐,就得到了超凡脱俗的快乐,羽衣蹁跹的道士在临皋欢迎他,询问他的赤壁之乐,梦中的苏轼快乐于自己的觉悟,孤鹤乃道士也。惊醒时,开窗一看,却看不到他在什么地方。此处文中有画,画中有禅意,如庄公梦蝶般的一梦,让苏轼有了寻道的渴望。

    对人生的际遇有了清晰深刻的认识之后,苏轼的思想得到更进一步的升华,虽然生命无尽,可是终究要受这世俗名缰利锁的羁绊和痛苦,只有真正的入道,才能真正的自由。尽管苏轼在此之前信奉佛教,对佛法却没有深刻的理解,只是限于表面的禅理思辨,没有真正的实修。赤壁之游后,才表明了自己真正的决心,真正对的渴望,开始了自己的寻道之旅。

     附:【原 文】:

    是岁十月之望,步自雪堂,将归于临皋。二客从予,过黄泥之板。霜露既降,木叶尽脱。人影在地,仰见明月,顾而乐之,行歌相答。
已而叹曰:有客无酒,有酒无肴,月白风清,如此良夜何?客曰:今者薄暮,举网得鱼,巨口细鳞,状似松江之鲈。顾安所得酒乎?归而谋诸妇。妇曰:我有斗酒,藏之久矣,以待子不时之需。

    于是携酒与鱼,复游于赤壁之下。江流有声,断岸千尺,山高月小,水落石出。曾日月之几何,而江山不可复识矣!予乃摄衣而上,履巉岩,披蒙茸,踞虎豹,登虬龙,攀栖鹘之危巢,俯冯夷之幽宫。盖二客不能从焉。划然长啸,草木震动,山鸣谷应,风起水涌。予亦悄然而悲,肃然而恐,凛乎其不可留也。返而登舟,放乎中流,听其所止而休焉。时夜将半,四顾寂寥。适有孤鹤,横江东来,翅如车轮,玄裳缟衣,戛然长鸣,掠予舟而西也。

    须臾客去,予亦就睡。梦一道士,羽衣蹁跹,过临皋之下,揖予而言曰:赤壁之游乐乎?问其姓名,俯而不答。呜呼噫嘻!我知之矣。畴昔之夜,飞鸣而过我者,非子也耶?道士顾笑,予亦惊寤。开户视之,不见其处。

    【译文】:

    这一年十月十五日,我从雪堂徒步出发,准备回临皋。有两位客人跟随着我,走过黄泥板。这时霜露已经降下,树叶全都脱落。人影倒映在地上,仰头望见明月。四下顾盼,心里十分快乐;于是一面走一面吟诗,相互应答。

    过了一会儿,我叹惜地说:有客人却没有酒,有酒却没有菜肴。月色皎洁,拂风清欣,这样美好的夜晚我们怎么度过呢?一位客人说:今天傍晚,我撒网捕到了鱼,大嘴巴,细鳞片,形状就像吴淞江的鲈鱼。只是,到哪里去弄到酒呢?我回家和妻妾们商量,她说:我有一斗酒,收藏很久了,就是为了应付您突然的需要。

    于是,我们携带着酒和鱼,再次到赤壁的下面游览。长江流水有声,断岸千尺高,山高月小,水落石出。才相隔多少日子,而江山的面貌就认不出来了!

    我就撩起衣襟上岸,踏着险峻的山岩,拨开纷乱的丛草;蹲在虎豹形状的怪石上,登临虬龙形状的树林,攀上猛禽栖鹘做窝巢的悬崖,俯视水神冯夷的深宫。两位客人都不能跟着我到这个极高处。我划然一声长啸,草木为之震动,高山回鸣,深谷响应,风起水涌。我于寂静中生出悲心,于肃然中生出恐惧心,心寒不可久留。返回登船,把船划到江心,任凭它漂流到哪里就在那里停泊。

    这时快到半夜,望望四周,觉得冷清寂寞得很。正好有一只孤鹤,横穿江面从东边飞来,翅膀像车轮一样大小,尾部的黑羽如同黑裙子,身上的白羽如同洁白的衣衫,它嘎嘎地拉长声音叫着,擦过我的船向西飞去。

    过了会儿,客人离去,我也回家睡觉。梦见一位道士,穿着羽毛编织成的衣裳蹁跹飞舞而来,过临皋飞下来,向我拱手作揖说:赤壁的游览快乐吗?我问他的姓名,他低头不回答。噢!哎呀!我知道了。昨天夜晚,边飞边叫经过我船上的,不就是你吗?道士回头笑了起来,我也忽然惊醒。开窗一看,却看不到他在什么地方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