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暮色夕阳的博客

暮色苍茫 丹阳耀金 落日余晖 彩霞织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一朵残荷谢流年  

2017-03-31 20:53:31|  分类: 人生百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言安天下《一朵残荷谢流年》

一朵残荷谢流年

文 西子 编辑 白石秋水

一朵残荷谢流年【情感美文】 - 白石秋水 - 白石秋水

  一直以为,荷的美只留存于夏日,却不经意那一池的岁寒枯黄。
   心若没有悟道,有些风景是看不到心里的。
  记不清,荷的第一片花瓣是从哪一天开始凋落的。深秋再至,满眸的繁华已无踪,看到的却是半是萧条,半是如诗的残荷清骨。
  一片残荷在冰冷的湖中静默,一份寒彻清寂,岂是常人能够忍耐与承受的煎熬?一片没有张开的残叶,一支饱含着籽实的莲蓬,反而具有了一种荷盛开时所没有的美。虽然是秋水深寒,枯寂无声,却仿佛看到一颗洁傲的灵魂在盛开,在跃动,在幽香。

一朵残荷谢流年【情感美文】 - 白石秋水 - 白石秋水


  有一种美,需要跨越时光的长廊,在繁华凋尽的心卷反复吟读,反复咀嚼玩味,才得其深味。残荷之美亦是如此。

  将一种高雅高洁从一颗灵魂传递到另一颗灵魂,却独自承受着一种清冷萧条,将一种感动和纯粹无形中驻留在了我们的内心。
  尘世的路,是道路亦是心路,其宗其旨也只是一场灵魂的禅悟。你笑对流年说坦然的胸襟,凡夫俗子几人能及?
   将身体打坐成禅,不如将心打坐成禅。真正的禅不在佛前,而在心底。身体可以经历风雨的历练摧残,灵魂却蒙不得半点风尘。坚守着一份生命美丽的本质,清美的傲骨,残缺的韵意,在深秋的湖里无意雕琢却成了一处撼人心魂的风景。
  时光深邃,心境深邃。用残荷的意境去解读人生,那份简一的单纯更增加了一份凄清真实的味道······
  遥念你悄悄投递过的一眸温柔,流年里忽然涌满太多感慨。时光可以模糊一切,清香的心事却永远不会凋败。

一朵残荷谢流年【情感美文】 - 白石秋水 - 白石秋水


  为何你残瘦的身影在我心中挥之不去。与你邂逅,注定了一抹无尽的回望,一支心笔勾勒怜惜你孤欢的瘦弱,注定了一段文字在稿纸上为你滴墨成痕。
   疏影横斜,一支残荷自然的折倒在湖水之中,裸露的轮廓不经意简单形成。
   生命的线条原本就是简单的,丰富它们的只是我们情感的热血,是我们饱满的人生的信仰。
   韶光流转,携走的只是生命装点的虚无,灵魂的韵境却永不凋谢。
   时光瘦了满怀心事,低徊的清影静寂独欢。谁的花残,却解不开那湿漉漉的痴念,花语柔情赠谁知?
  念一人花开,念一人花谢,念一人痴语凋零。多想将心伏在尘世的肩膀,唤回一朵旧去的尘香,重拾一帛锦绣华年。饱读了沧桑冷暖,依然将一份温雅的笑意开在心中。忘记不幸,遗忘痛苦,释怀悲伤,只为接纳更多的欢乐。

一朵残荷谢流年【情感美文】 - 白石秋水 - 白石秋水

  站在太阳下,要记得人生还有悲凉一处,站在风雪里,要记得人生还有温暖一隅。岁月消褪了风华,却依然记得你温暖初开的嫣然。将那脱俗的残影收进眼眸,总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别味。
  时光的掌纹里,一颗素心打坐窗扉,无论是怎样的邂逅与错过,都不曾有结局。

那段无暇的时光,你在我心底留下的美,别人不许碰触,不能碰触。
   含着莲子的莲蓬,仿佛幽深的眸子般,望着岸上看风景的人。记不清荷的最后一枚花瓣到底是何时落尽的,看似冷若冰霜般,内心却藏着深奥难解的内容。
  繁简各一的线条,让人读出了一种简朴的人生味道。静谧归隐,回归真我,回归生命的原色。
   美好的德馨,必是从内向外散发而出。我懂你,你便是我独依西楼的痴。

一朵残荷谢流年【情感美文】 - 白石秋水 - 白石秋水


   残荷的禅意,只将悟道传递给那有缘的心灵。
   残荷,教会我们对于一种美的审视,不再局限于视觉的冲撞,更在意一份内在涵义。
   枯零的姿态在某种角度里,是一种美的诉说。就像我们的心灵,回归了纯粹之后,便踏实了,升华了,洞彻了。
  任意的垂败,勾画出不同的几何形状。一种简单的美,如此轻易地触动了心弦,一份了悟的美丽,是中年过后才收获到的一份深邃感触吗?
  总感觉,残荷的枯败里藏驻着一种不折的神韵,一种淡定不惊的气场。当生命不再有了耀眼的花衣,依然以清香的筋骨伫立水,好一幅残缺的美卷。
   千娇百媚,在经过的沧桑里化作了一本深邃的书卷,等待有缘的人来读来悟。
  定然枯谢,依然在静水里将心打坐成禅,依然挺立着清高的媚骨。定然有一天一切尘泥于水底,也为这尘世开过一朵慈悲柔情。

一朵残荷谢流年【情感美文】 - 白石秋水 - 白石秋水

   貌似萧条遗憾,却有一缕若有若无的暗香浮动。若我心静,天地便寂静,嚣闹的尘事又耐我何?
  孤傲中夹杂一抹清愁,是淡泊之后遗留下的一缕思想纯粹的原味。不经意间潜藏一缕忧郁,也正是这朵清郁恰恰美丽了人生。
   很久以来,残损的东西很少人去关注在意。然而那美丽却是静静存在的。若不是深解了人生的一页兰章,怎会被一朵凋败的荷震撼了灵魂?
  内在的美往往和时间的老去无关。在一隅平常的角落,从容的凋谢,哪怕身形憔悴枯槁,傲人的风骨依然如画如歌。
  一朵残荷静立水中,更加令人珍惜那花开花谢倏走的流年。或许,世间本没有繁华可以留住,相逢时互投一抹微笑,便是不朽的传奇了。
  褪尽浮华,坚守一份生命的冀望。真正的风情不在眉目,而在那寒风料峭我独立的风骨里。

一朵残荷谢流年【情感美文】 - 白石秋水 - 白石秋水

   不是只有芬芳的盛开才是一种美,沉淀了沧桑的静然的面容更是一种美。一流的美丽,是从骨子里由内而外散发出的通透的美丽,仓促短暂的人生,有过一次唯美的盛开便足够。
  花开不语,花落不伤,不泪不哀的面对轮回,是一种真正坦然超脱的境界。一缕秋风吹,一瓣荷花落,仿佛诗中,仿若梦里。
  那些画残荷的人,拍摄残荷的人,撰写残荷的人,在残荷前思忖如缕的人,是否也洞彻了一份不求自得的禅意呢?原来世间太多的灵魂竟是如此的相似。
   波澜不惊的心境,一颗有信仰的灵魂,总会彰显出不一样的芳香。人生有涯而岁月无涯,心简单了,世界就不再繁杂。
  花开半夏后,便是从容的凋谢,从容的结果了。花瓣脱落了花萼,一片片残瓣伏在水上,她的归宿在哪里?顺水而流,远方又有谁的静待?

一朵残荷谢流年【情感美文】 - 白石秋水 - 白石秋水

   如果人生的开端是一段灿烂的序言,那么人生的结尾,就应该是一首优雅宁静的诗章。 
   一朵残荷谢流年,这里的‘谢’,既是一种春去秋来自然的凋谢,更是对岁月赐予了一份生命之美的感恩之意……
   一瓣心香,开尽人生韶华,香了清风的怀抱,柔了流年的蕴藏。那一瓣一瓣的凋谢里,定有她的思,定有她的爱,定有她的念……
   书一纸倾城,让我的心墨永远暖着你的清萧,你的悲凉。将一寸心柔凝注,谁的心跳曾经让我闭上眼眸痴情的妄想?来生,谁在我白衫烙下一抹绝世的清香……

 是谁,孤守一枕烟凉? - 爱的眷恋 - 爱的眷恋的博客
 
是谁,孤守一枕烟凉?
作者:雨帘    整理:眷恋
合一卷书简,点一盏青灯,吟一阕伤词,思一段情事,键盘敲出缕缕心香魂萦,一如你的纸墨香,一如你的幽幽花香,是谁,孤守一枕烟凉?

——题记

月儿温柔恬静,一如我,在这样的晚,洗尽铅华,安静地,在思念的路上独自行走。摆一方案几,煮一壶清酒,铺一纸素笺,让幽幽情思幻化成一场红尘宿醉。今夜,若伊来,我定轻展婉转的歌喉,为你轻吟浅唱一曲良辰美景。

夜,端坐;月,初起;心事,瘦若黄花。浅蓝色的窗帘隔开纷扰的红尘,洇开一首小诗的浪漫和娴雅,和着月色一起轻歌曼舞。你的声音就是那一缕淡淡的风,涉过山水万千,如一阵细碎轻悦的轻涛,扣动我落满橘黄的窗棂。

那一灯如豆的缱绻和朦胧,如夜之眼,又如夜之魅,穿越这一室曲韵和静幽,只以凝定的妩媚和温柔落于舒袖盈香的枕畔。所有静谧和安然的铺垫,都只为这一刻彼此温存的消融,只为等待与你入梦的那一笑相逢。

自己静怡了很长时间,却不知如何掂起入的那片花,在暗黄的素笺上临摹下第一笔,总是怕有些许的单薄,和彻骨的寒意。梦秋云一袭浅香,只是不觉冬霜寒,犹如此刻的我,呆呆地看着那缕青烟,掠过唇,飘过指尖,幽幽若云雾,烟凉一地,不堪剪。( 散文网:www.sanwen.net )

总是喜欢在午夜里,沉溺着一抹黑色,让自己孤寂灵魂游走。是孤单么?还是心里苍凉?其实自己也说不清,孑然梦醉在学校的房间里,独对明月自思量。

夜真的好轻好柔,如一阕婉约的唐诗或小令,暗潜入窗前那一壶桐城小花泡开的寸心芳絮。我知道与你的每一次相遇,都是冥冥之中早已为彼此注定的勾留。设或你在时光的门楣之上,循着淡若轻痕的书香走过,你一定能听见我灵魂深处的旁白和独奏,也一定能听见我指尖有花开落的声音。

那日你的名字和流水连在一起,以沉香的思绪泼洒诗墨,沿着夕阳与暮云的绮丽,与一袭山月不期而遇时,我恰恰是那一卷柔美的清词,又恰恰是你临风轻扬的那一笔。只一个微笑,便把温柔的牵盼融入了彼此的眼眸。

一弯新月,竹帘照影,看晚来风急,吹花落谁家?雪盈梅瘦,惘添一段心愁,释卷,凝窗,红尘中,谁是宋词里一笔婉约的心动?

一转身,落红谢成了那阕幽婉的长词;一回首,心事瘦成了那弯无声的冷月;一挥手,相思化成了那幕纷飞的冬。是谁,用尽了浓墨,在素笺上圈出了时间的轮廓?是谁,禁锢了流年,在徘徊中剥落下憔悴的粉末?

斜雨密织,湿了幽园香径,浸了眉,淋湿了兰舟画舸,浸透了一窗纸红,也墨染了眼前的锦笺尺素。终是不想在凄凄婉婉的诗词中寻找那柔肠的温婉,然,一阕小令却能扯出心底湿透的膳念,丝丝缕缕全是为那温婉的情愫,是我太过苍然了么?红烛青丝剪不出的愁绪固执的留守一隅,半朵烟花蛰伏在娉婷的嫣然枝头,璀璨绚烂,一弯蹙眉,万千繁华,纵然东风吹破,零落成泥,也要在岁月的水湄间迤逦留香,绽开笑嫣。纵是徒留一缕烟凉,笑看散尽,终也无悔

一帘烟雨,拨动一湖江南水韵,好想,心作舟,遥系千里轻音;好想,让那一叶心舟从此只载春光不载愁;好想,下一站,青能再次鸣啼,幸福能如花绽放;好想,某天你会不约而至,和我一起看松山的杜鹃花开;好想,某天我能飞到你的身边,与你十指相扣,漫步在雪色倾城的琉璃世界里,细数雪花翩翩;好想,此生伊能与我共做一个连狂风都吹不醒的美梦;好想,伞下你能与我漫步嬉子湖畔,不离不弃。独凭窗,品味着那丝独好的心境,倾刻间,眉眼的一溪风月,廊檐的一朵烟花,在暗影里独放异彩,心里便涌出了丝丝缕缕的激动,孤守一枕烟凉,在烟沫的痕迹中竟能听到当年“谁在秋千,笑嫣轻轻语”的清纯了。

记得,曾一见钟情于温婉细腻的你,在千年的唐诗宋词里,寻觅一岸晓风,浅唱一弯残月,隐逸一泊轻舟,缱绻一世红颜。

再把台灯拧亮些,凝眸一纸的墨香,看平平仄仄的韵律流转在青丝纤指间,喃喃软语,那缕青烟依然在袅绕,指尖花开,是否可缓缓归兮?

曾经以为,徒步烟雨中,紫色花伞下,雨巷幽深,黛瓦石板的江南诗画中,才能寻觅到遗落在那里的浪漫风情,独立巷口,含眸望远,才不会秋意难解,枕席生凉。然,这一缕烟香却也能唤出心灵深处的飘逸。

梦里花落知多少,归去来兮,何时重返旧时年华,揽月听风,锦瑟为记,轩亭成诗。是谁,点亮枫桥夜泊的隔世渔火,又是谁,半卷疏帘倾城浅笑;是谁,醉卧伤春悲秋的烟雨小楼,又是谁,如期而至轻吟曼舞;是谁,等待花前月下的一帘幽梦,又是谁,莫道轻寒半生沧海……

不曾想起,灰飞湮灭的因缘;不曾亲历,金戈铁马的江湖;不曾忘却,地老天荒的传奇。都说,愁生怨,不是握一把清冷相思,怎能寻觅到你的影子?我盈盈的笑了,在烟云袅袅中,我分明感觉到身边氤氲着淡淡的芝兰香味,是谁?孤守着一枕烟凉?却也含笑不语,借一缕烟花诉心思?

一座城,一首诗,我在最深的红尘里遇见了你,从此,便揭开了生命里最华美的乐章;一份情,一颗心,我在最美的时光里遇见了你,从此,便有了痴情深深深几许。你说过,不说离殇,不提天涯,“今宵酒醒在何处?”杨柳岸,晓风残月,唯我们是绝美风景,即便是怅然,也要在凄楚沧桑里凛然一笔,画下一朵恬静的笑容。

如果,是一份浪漫,好希望我是你深海里一尾自由游弋的鱼,与你天天厮守,日日嬉戏;如果,爱是一份守候,好希望我是你窗前一棵开花的树,晴天,高擎你甜蜜的微笑,雨天,感知你沉重的叹息。

犹记,红烛灯影下,描眉点绛唇;犹记,月上柳梢头,以风为媒的誓约。然,又何如?那剪不断,理还乱的情思,那风华雪夜的一袭浪漫,一曲筝音弹不断的情愁,怎抵过岁月门楣后的一声叹息?

若,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,那一瓢便是你;若,落红飞过,只拈一叶,那一叶便是你。生命不能改写,唯爱永恒,今生深深地爱过你,也被你深深地爱过,就是幸福。

君住长江头,我住长江尾,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一江水,此水几时休,此恨何时已,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若可,亲爱的,请许我一世幽情,就让我每天可以这样遥遥地想你,任凭花开花谢,任凭流年老去!

若是今生无缘,你不会怜惜我的忧伤,把一泓晶莹的玉泪滴落在我孤单的夜晚,让我懂得“相见时难别亦难”;若是今生无缘,你不会来我的梦中,把一怀温柔的呢喃倾洒在我寂寞的耳边,让我明白那人常在,灯火阑珊;若是今生无缘,你不会来我的心上,把一缕缠绵的幽香编织在我的诗行,让我知道“东莱不似蓬莱远”。

你可知,那丝丝心语,是我为你写下的情醉?那笔端的一声叹息,是我永久不变的挂牵?明知,爱是一种无望,仍固守一地执念;明知,爱是一份无奈,却无法逃到红尘之外。醉过方知酒浓,爱过方知情重,对你的痴情,沧海桑田,剪不断,理还乱……

2013年12月01日 - 紫伊嫣然 - 紫伊嫣然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1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